搜尋

關於我轉職成為魔法師這件事 第五話 用餐的秘密

這禮拜老師帶大家到台大校園經行,訓練我們在看見很多人、車子、動物的情況下都能繼續跟自己在一起,我覺得在草地走好像會更專心,因為感覺每一步都不一樣,地面些微的凹凸不平會讓我更小心地走,後來看到路上的人也不會多想,一有要多想的念頭我就立刻看草地或其他認真走的同學們,來定住我的心,比較難克服的是聲音,旁邊有一群在草地野餐還是遊戲的學生聊天很大聲、聊一聊就大笑,我比較容易被聲音拉走,會忍不住聽他們在講什麼、笑什麼,回想到日常生活讀書,我好像也是比較容易被聲音影響,眼睛怕被影響可以閉起來不看或看向別處,就較不會被眼前事物左右,但耳朵不能關起來或拒絕部分聲音,在宿舍讀書時,常因為室友講話而暫停讀書,就算不是跟我講話,我也會不由自主地一直聽完全部,但若為了專心在大家面前戴起耳塞也顯得有點怪異,所以我一直很想練成旁邊再吵雜或話題再有趣我都能專心不被影響的功力,看來還要很長的時間。


這禮拜我練習在吃東西覺知自己,還沒有聽同學分享前,我不覺得吃需要覺知,我覺得我記得自己每餐吃什麼,也沒吃太快太慢,但是後來聽同學分享後才發現有許多我沒注意到的細節,例如覺知自己的每一個咀嚼動作,有些人還算一口嚼幾下。我很喜歡邊看手機邊吃正餐或點心,用吃東西時間回訊息、追劇、找資料,覺得這樣在同一時間完成多件事很好,但發現常常覺得沒有吃飽而越吃越多,練習覺知後,大腦不會再騙肚子沒吃飽,了解很多東西吃下去是多餘的,對身體沒有益處,只是嘴巴貪吃而已,後果就是身體不適、胃部辛苦消化過多食物。謝謝黃老師、易老師的教導,感謝你們讓我們覺察自己的不足,讓我們有機會改變。




易老師回饋:


耳朵是我們最靈敏的身體器官之一,一個人如果死亡但是耳朵的聽覺還會持續到最後,是所有器官最後失去功能者,因此在修行方法上有一種是修耳根圓通的方法,這種方法剛開始是專心一致的反複聽聞一種聲音,這種聲音必須是規律平衡安定的聲音,一般是用阿彌陀佛或觀世音菩薩佛號或持頌咒語(如大悲咒或心經),透過反複的唸誦聽聞逐漸的將心念外馳的胡亂意識回歸到一心一用的聽聞意識,這個時候逐漸的情緒妄念剝落,心可以安定在這單純規律的聲音之上,此時外面其它的聲音干擾就會降低甚至完全不受干擾,這種方法類似動中禪手部動作與經行腳步動作,都是透過反複平衡規律的動作讓外馳的心回到自己,先讓自己身與心統一在一起,進而強盛的覺性顯現,強盛的覺性顯現時,會照見到自己身與心的所有作用與過程,透過不間斷的照見明白了身與心的真正實相,明瞭身心的假相而不再執著,了解萬事萬物無常變化的真相而自然心干情願的逆來順受,瞭解自己身心也就是自我也是在不斷的變化而並沒有一個不變的自我存在,所以因此而不再以自我為中心,而體認到自我與自我以外的所有人事物之間的依存互動關係,所以就能夠包容萬物,這個時候"覺"的作用完全彰顯,一切的生活起居與外界互動都變的很自然自在,對於一切的生出或熄滅也了解其本為一體,沒有了內外、自他、生滅對比的糾葛,自然的快樂幸福隨順因緣。


你如果容易被外界的聲音所打擾,就必須加倍的練習提昇覺察力,加倍的練習,你之所以容易被干擾就是因為你在那個當下失去了對於自我的覺察,妳的注意力受到你好奇心的驅使已經移轉到外界發生的事上面,而這個時候的你已經忘記了自己正在做的事,忘記了自己身體的動作與心念的作用,也就是心的座位被妄念搶走了,覺性沒有座位坐了。反過來說,如果你覺性強盛,坐在心的座位上面,妄念也就沒有座位,妳心中的座位沒有妄念的份。


覺察力一定要持續在生活的每一個環節,現在讓你們選擇練習項目只是臨時短期的方便之舉,真正是要在所有生活項目上用功的,你的情況就必須如此練習才會有徹底解決問題的效果。


請繼續用功,繼續用功。

0 次查看0 則留言